现在位置: 首页 >零售终端 >心扉
 
 
难忘恩情
周峰 徐爱伏 解红
日期: 2019年09月08日 来源: 东方烟草报

资料图片

  有一种恩情终身难忘,有一种教导受益匪浅,有一种关怀滋润心田,有一个名字刻在心间。叫一声“老师”,饱含多少恩情……三寸讲台上您的身影,映刻在我的脑海。

  有一种恩情如山似海,有一种养育终身叩拜,有一种疼爱滋养你我,有一个称谓镌刻心田。叫一声“母亲”,眼含多少泪花……“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”,您的恩情我终身难忘。

  人生路上搀扶过我们的人们,在教师节来临之际,让我们衷心地送上一声问候!

长大后我就成了你

周峰

  九月,属于开启新篇章的学子们,也属于辛勤耕耘的老师们。印象最深的是我在师范学校读书时的几位老师。虽说毕业近三十年了,但我依然记忆深刻。

  我的数学老师黄老师,拥有丰富的教学经验。他教学方式灵活多变,善于培养学生的自学能力。他常常鼓励那些数学成绩较好的同学上讲台当“小老师”,调动学生的积极性,形成良好的学习氛围,时间长了,“小老师”和学生感觉都有进步,后来我知道这叫“教学相长”。

  我有重文轻理的毛病,数学尤其吃力。有一次数学考得特别差,情绪很低落。黄老师特意找到我,跟我说:“这次考差了没关系,只要做好错题总结,多做题,归纳解题方法,多加练习,成绩总会提升的。”说实话,当时在我的印象里,理科老师都是比较高冷的,但黄老师的鼓励和悉心教导,让我备感温暖,数学成绩也逐渐好转。

  印象深刻的还有班主任兼语文老师王老师,她教学严谨并很有特点。

  每当王老师绘声绘色地讲课,看到别的同学都勇敢地举手发言,我总是十分羡慕。无奈自己生性胆小。但她很快注意到了我,经常鼓励我。慢慢地,我也敢站起来回答问题了,让我受益至今。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一个夏天,天气非常炎热。在没有空调的教室里,王老师旁征博引。同学们大多聚气凝神地听讲,个个汗流侠背却不觉得苦,完全沉浸到老师所讲的世界里。

  毕业后我回到家乡,也曾拿起教鞭,当了近二十年的小学教师,直到因病离开讲台。或许是当过老师的缘故,附近的居民非常信任和尊敬我,来店里买东西都叫一声周老师,而我也一直很喜欢和珍惜这个称呼。

  我很幸运,有过这么好的老师;我也很自豪,自己曾经是一名老师。

作者系广西桂林市蓬莱阁食杂店店主

“加油!你能行的!”

徐爱伏

  一直以来,体育老师的“加油!你能行的!”这六个字总是激励着我去拼搏。每当想放弃做一件事情时,耳边总会响起老师的这句话。

  记得一次体育课上,徐老师说:“今天我们来练练‘跳马’吧?谁也不许偷懒。”当时,我的心悬了起来,因为我胆子小,最怕“跳马”了。我凝视着那可怕的跳箱,正进退两难时,只听徐老师大声对我喊道:“加油!你能行的!”并顺手拿起毛笔在跳箱的正面写上了六个大字:“加油!你能行的!”

  望着老师那充满力量的字迹,我心想,我可不能辜负老师的期望,今天就豁出去了。于是,我一个助跑“噌”地跨了过去。“啊!我成功了!”我不禁欢呼,老师和同学们也都欢腾起来。这时,徐老师又对我说:“不亲自试一试,你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,以后做什么事都要有自信、有胆量,全力以赴去做,才能做到最好。”我感激地望着老师,心里默念着:“放心吧老师!您的话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。”

  那时候,村子里的人都不富裕。每逢过年,大家都会找徐老师写一副春联挂在大门上。我刚开店那会儿因为不懂经营,是徐老师帮我查资料、找客源,联系培训班学习。他总是像当年那样用语言和行动鼓励着我,让我在追梦的道路上奋力拼搏。

  徐老师现在已经80岁了,他的毛笔字依然遒劲有力,还常参加我们市里的老年书法比赛。至今,我也不敢忘记徐老师的教诲,他那鼓励的话语成为我人生旅途的动力源泉,他的书法字里行间透着一股无形的力量。

作者系山东文登市爱伏商店店主

我的良师是母亲

解红

  五年前,我在单位整理仓库时发生意外,身受重伤,被鉴定为工伤。虽然几年过去了依然没有好,但我更加坚强地面对生活。这得益于母亲对我的言传身教。

  我的父亲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大学生,他是一名林业工程师。父亲的工作性质决定了我们一家要跟着他长期南转北移,全国各地的林场就是我们流动的家。

  我从小体弱多病。在我六岁那年夏天突然连续几天高烧不退,被诊断为脊髓灰质炎。为了给我治病,母亲缩衣节食,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全部卖掉了。

  母亲知书达理,她是我人生中第一位启蒙老师。她的一言一行,教诲我如何认识人生这本厚厚的“书籍”。“孩子,别难过,上帝给你关上了一扇门的同时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。生活,永远都不会一帆风顺,有风有雨的日子,才叫人生!”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,母亲的一席话燃起了我对生活的勇气,也成了我生活中恪守不变的信条。

  母亲原来是一家工厂卫生所里的卫生员。那时候,周围好多地方在流行一种叫“儿麻”(脊髓灰质炎)的疾病。当时,疫苗(俗称“糖丸”)紧张,母亲把最后一剂疫苗给了另一位孩子。母亲告诉我:“疫苗不够,先给别的孩子打吧!我是卫生员,不能存有私心!”母亲的话语,在我幼小的心里留下了沉甸甸的印象。

  后来,工厂倒闭,母亲下岗,做起了小生意。再后来,我患上了脊髓灰质炎这个不死的癌症。

  我知道,母亲一直爱我,她让我懂得这世上还有比疫苗更重要的东西,那就是“心安”。母亲望着步履蹒跚的我说:“孩子,不能走路,咱们就坐下来读书吧!”

  后来,我在园林单位做了一名仓库保管员。那天,单位同事们都下班回家了,我在仓库内整理和检修园林器械时,发生意外,机器砸断了我的右腿,使我原本病弱的身体雪上加霜。

  有人说:“都下班了,你却加班工作,出现意外,真是不值得。”我却认为:安全作业,重于泰山!机器上的每一颗螺丝钉都不能少,我要对每一位前来领工具的工人负责。那样,我才能安心回家!”

作者系江苏徐州市青年烟酒店店主

 
 
阅读
网络责任编辑: 王仁杰
收藏
 
 
相关新闻
 
  • | 广告刊例 | 订报热线 | 版权声明 | 《东方烟草报》简介 | 东方烟草网简介 | 免责声明 |
  •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37120180003 鲁ICP备05004192号

    鲁公网安备 37010102000484号

  •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:0531-81218326 wzxxjb@163.com
  • 《东方烟草报》社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